搬家公司搬家丢了袜子 业主和工人起争执

  搬家公司弄丢业主的物品的确应该赔偿,但是弄丢双袜子也至于不给钱吗?

  一家搬家公司忙活了一天,最后户主拒绝给工钱,原因是搬家过程中自己少了几双袜子。双方僵持不下,后来惊动了110,但双方各执一词。最后户主支付给搬家公司一半费用。

  裴先生是省城某搬家公司的员工,接受采访时,他显得特别委屈:在济南市北园路某小区,他们公司的4名员工从上午10点多一直忙活到下午6点多,大热的天忙得连中午饭都没顾得吃,“哪知道搬完该结账了,户主却说少了七八双名牌袜子,300多元钱的劳务费不但不给,却反让我们赔偿给他300多元钱。”

  而户主陈女士也是满肚子的委屈,她说:“其实也不值多少钱,只是觉得心里生气。开始时他们把我的洗发水扣下了,我向他们要了回来。后来又发现老公的袜子没有了,我就觉得很生气。”

  对于要求赔偿300元的说法,户主说:“我们没有让他们赔偿,觉得他们也不容易,把袜子还给我就行了,这个样子没有办法结账。”

  双方僵持不下,惊动了110,然而来了也没有办法,让他们自行协商解决。晚上7时许,搬家公司的负责人赶到现场,最后陈女士支付了150元费用。陈女士呼吁搬家公司要讲诚信,而搬家公司的负责人马女士也呼吁户主讲诚信,“一般情况下,如果是大物件,我们都跟客户签订协议,损坏了的话我们要进行修复或赔偿。但对一些小物品,到底少还是不少很难说。”

  发改委昨上调油价,但是大连搬家公司的价格不敢冒然上涨。为了招揽顾客,他们只有提高服务质量和增强服务技能上下功夫。

  “今天早上看报纸,发现-10号柴油价格破7元了,幸亏前几天刚把油箱加满。”22日早上,大连搬家公司负责人告诉,“虽说涨价幅度不算太大,每升才涨了9分钱,但对于我们来说,成本无疑又要加大。”

  据该负责人介绍,他从事搬家行业有十多年了,在他的印象中,油价一直在不断上调,物价在上涨,但唯独搬家费多年以来都没有变化。

  目前大连搬家公司,竞争可谓激烈。在谈到柴油上涨是否会带动搬家费上调时,武昌区某搬家公司的李经理说,“多少年来都是一个价,出车费100元,现在竞争激烈,虽说成本上涨,但涨价还是有些难。”李经理表示,柴油价格上调,以后每个月的油钱势必会增长,为了减少成本,她们正努力提高服务质量,增强服务技能,以招揽顾客

  面对价格是否上调的问题,有搬家公司认为价格上调的概率还不是很大,自己先看看市场上的行情,如果其他搬家公司上调了,他们可能也会涨。

  其实油价上调,不但影响着搬家行业价格的调整,还影响着其他各行各业,运输、物流等等。

  昨日,走访市内多家搬家公司了解到,考虑到油价攀升等客观因素,不少公司已经提高了搬家服务费用,上涨幅度超过三成。随着运营成本的不断增加,许多搬家公司开始靠跑长途运输等来拓宽业务。

  最高涨幅达30%/车

  “从今年年初开始,搬家行业内大部分企业都上调了服务价格。”昨日,一家搬家公司的负责人李涛告诉,今年,该公司的搬家服务基本费用已经涨幅达30%/车。

  另有一家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,该公司从今年2月份开始上调了服务基本费用,平均每车费用上调幅度达到三成多。

  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会长叶宏介绍,今年以来,协会旗下搬家企业均上调了服务费用,调价主要是受目前人工、油价不断上涨的影响。

  小公司经营压力大

  “本来居民搬家这块业务的利润就薄,再不上调价格,我们只有关门不做了。”渝中区一家大型搬家公司的负责人郑涛透露,该公司的服务基本费用上调至30%/车后,每车也只有50元的利润,再除去工人工资、油费等成本,利润更少。

  “去年,一个工人的基本工资大概是2200元/月,今年涨到了2800元/月。”郑涛说,成本上涨,大一点的搬家公司还可以承受,小公司的经营会受到很大影响。

  叶宏也证实,仅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下面的30多家搬家企业,从去年底到今年年初,已有3家公司因无法承受运营成本上涨的压力关门了。

  兼营长途运输提高利润

  叶宏透露,搬家公司只有在规范服务、拓展业务上下功夫,充分体现服务质量的优势,淡化客户对价格的单纯关注,才能找到新的出路。“协会也要求企业尽量通过自身努力缩减运营成本。”叶宏表示,但如果油价、人工等成本要素继续上涨,仅靠企业单方面控制成本也不现实。

  还了解到,为提高业务量,不少搬家公司已经开始拓宽业务面。“以前,由于长途运输活儿累、挣不到钱,搬家公司一般很少跑或干脆不跑长途。”渝中区某搬家公司负责人王立介绍,现在很多搬家公司都把长途运输纳入了服务范围。王立说,很多公司都已经不再局限于家庭搬家服务,企业搬家、工厂搬运轻便机器等,也成为各公司常接的订单,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。

  搬家公司员工在看到客户遗忘在抽屉里的钱后,48岁武汉搬家工人张师傅马上告诉了客户。

  老两口搬家遗忘4万多元

  前段时间,56岁的王先生从武昌的关山搬家到汉口的唐家敦小区,他和妻子怕搬家时人多手杂,提前把贵重物品都收拾起来。那天,搬家师傅们搬家具、电器都很小心,突然听到刘师傅叫他们进屋把钱收好,他们还纳闷哪来的钱呢?

  王先生回忆说,那4万多元钱是放在家里备用的,他们都忘了,“当时屋里就张师傅一个人,假如他揣兜里,没人能知道。即使事后想起有这4万多元钱,赖也赖不到他身上,再说也没有证据。”

  他们说,说明这是个一心一意为读者服务的团体,是可以让大家充分信任的。

  “拿人家的钱心不安”

  张师傅今年48岁,十几年前从盘锦农村搬到沈阳,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。

  “你咋这么傻呢,这钱够你干两年了,不拿白不拿!”张师傅表示,邻居知道这件事后都这么说他。

  但他认为:“我靠力气吃饭不丢人,反而拿了人家钱心不安、才害臊,以后也抬不起头做人!”

  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搬家过程中,不时能遇到老大娘、老大爷把钱放到床下的情况,每次都告知、归还给主人。

  少数搬家工人搬家时有偷东西的恶习

  就在正搬着家时,一搬家工“空手”下楼,突然离去,转过头来,市民马女士才发现,家里挎包装着的4100元不见了。马女士是汉阳东风村人,在后村开了家诊所,并在附近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居住。8月21日,刘嘉找了一家武汉搬家公司,准备搬到王家湾去住。21日上午7时许,搬家公司的3名工人开始搬家,不久,公司一名副经理又送来一名小伙后离去。“小伙子姓孟,看上去不到20岁,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,看上去挺文气。”刘嘉说。

  刘嘉住在4楼,搬家时儿媳负责在楼下看管物品,她和儿子在楼上边收拾、边指挥搬家。上午9时30分左右,刘嘉儿媳发现姓孟的小伙下楼时空着手,便问了一句“你咋没拿东西?”,小伙没吱声,转身匆忙离去。搬家的领班感觉不对,下楼去追也没撵上。

  半个多小时后,刘嘉上楼发现挎包里的4100元现金不翼而飞。“肯定是姓孟的小伙偷走了”,刘嘉立即与搬家公司联系,对方说,姓孟的小伙是第一天上班,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,“他脸上也没刻字,我们不能负责。”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010-51667776

在线咨询:大连搬家公司 搬家拆装家具一定要找正规搬家公司

邮件:278497772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:07:00-24:00

QR coce